<td id="b7ehm"><table id="b7ehm"><nobr id="b7ehm"></nobr></table></td><nav id="b7ehm"><object id="b7ehm"></object></nav>

    <code id="b7ehm"><object id="b7ehm"></object></code>

    <del id="b7ehm"><wbr id="b7ehm"></wbr></del>
    <output id="b7ehm"></output>
    <code id="b7ehm"><ol id="b7ehm"><em id="b7ehm"></em></ol></code>
        <del id="b7ehm"><pre id="b7ehm"></pre></del>

        <acronym id="b7ehm"><form id="b7ehm"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  1. <label id="b7ehm"></label>
          0312日報.jpg 微信圖片_20190311140259.png j.png c.png 0312商報.jpg 1227文摘.jpg yy.png 0111首建.jpg U020160203609996595816.jpg xwyxz.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.jpg dxs.png
          2019-03-12 09:03:59北京日報
          愛心夫婦款待十渡越冬黑鸛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3-12 09:03:59 文章來源:北京日報 網絡編輯:康琪雪

          黑鸛在六渡淺灘上覓食。趙晨攝

          愛鳥人家——蔡豐永、劉紅霞夫婦。

            本報記者 王海燕

            早晨六點來鐘,天光還未完全放亮。房山區十渡鎮六渡村村口的淺灘上已經熱鬧起來。十多只紅嘴長腿的黑鸛,拍著翅膀從附近山頭翩躚而至,悠閑覓食。水中有它們愛吃的小魚兒,還有活蹦亂跳的泥鰍。成群的蒼鷺、野鴨很快也加入了覓食隊伍。

            淺灘里的泥鰍是六渡村蔡豐永、劉紅霞兩口子,前夜趁天黑投放的。從去年11月下旬天氣變冷到現在,他們已經連續給黑鸛送了3個多月的加餐,花費了4萬多元。附近的鳥兒也連帶著享受到了夫婦倆的愛心饋贈。

            蔡豐永夫婦在六渡村口開了一家楊樹林酒店。因為所在的位置山清水秀,交通也便利,從2003年起,這兒接待過不少觀鳥、拍鳥人。十五六年過去了,老蔡夫婦也在潛移默化中成了愛鳥志愿者,家門口的大部分鳥兒都能叫出名兒來。像什么紅尾水鴝、旋壁雀、冠魚狗、白頂溪鴝、黑鸛、褐河烏……一看一個準兒。

            這當中,最稀罕的當屬國家一級保護動物、世界瀕危鳥類黑鸛。黑鸛本是候鳥,但房山十渡一帶,有一部分黑鸛并不遷徙,就在當地越冬。10多年來,十渡黑鸛種群不斷擴大,十渡鎮也因此被授予“中國黑鸛之鄉”稱號。

            “‘黑鸛之鄉’哪兒能看不見黑鸛呢。”蔡豐永夫婦是土生土長的十渡本地人,對這個榮譽稱號相當有自豪感。每逢有鳥友來拍攝,都會熱心指點最佳拍攝時間和地點——有好幾只黑鸛就住在離他們幾里地的山頭峭壁上。

            但是去年入冬以后,黑鸛出現的次數明顯少了。“主要是沒食兒。天一冷,河里就凍冰了。聽鳥友說,有的黑鸛都飛到幾十公里外去找吃的了。”老蔡一著急,決定給黑鸛“加餐”補充點冬季口糧。

            開車到50公里外的房山城區,蔡豐永從農貿市場買了百十斤泥鰍,養到自家門外的魚池里。晚上五六點鐘天黑的時候,他就拎上大半桶泥鰍,撒到六渡橋下的淺灘里。因為有活泉水,六渡河灘幾乎一冬都不會結冰。第二天一早,成群的黑鸛就“嗅”著味兒來了。尚未來得及四散開的泥鰍,就成了黑鸛的腹中美食。

            “最多一次來了十八九只!”老蔡的愛人劉紅霞每天都會觀察來覓食的黑鸛數量。不過黑鸛吃不了獨食,蒼鷺、野鴨等水鳥也蜂擁而至。“為了這口吃的,黑鸛和蒼鷺、野鴨老打架,我們家每天投的那20多斤泥鰍根本不夠它們分的。”

            原本想著投喂幾次給黑鸛救急,可冬季食物匱乏的情況一直存在。“也不能看著它們挨餓啊。”老蔡一咬牙,把臨時補給變成了每天的例行公事。但這花費就大了去了:泥鰍市場上賣十六七元一斤,春節前后漲到20元一斤。這還不算運輸成本,開車去一趟房山城區往返加起來有100公里。有一次,老蔡冒著小雪進城,車輪一打滑,差點兒撞到山根上,別提有多危險了。

            冬去春來,老蔡夫婦已經連續為黑鸛送餐3個多月,累計投放泥鰍2000多斤,花費4萬元不止。“我們倆開一冬天酒店,掙的錢都不夠給黑鸛糊口的。”劉紅霞笑著說。

            讓夫婦倆感動的是,有不少鳥友知道了他們的善舉,也自發地為黑鸛買“口糧”,還有和老蔡一起下河投放食物的。

            眼下,黑鸛已經熬過了最寒冷的季節。老蔡還是每天按點兒送食兒。“春天是繁殖季節,黑鸛要繁育下一代,更需要補充營養。”他打算一直堅持到4月初,那時候河道冰雪已經全部化開了,小魚小蝦也漸漸豐富了。

            “長期給黑鸛投食兒,確實不是個事兒。”蔡豐永說,一來經濟上吃不消,二來怕黑鸛形成依賴性,從而削弱了野外生存能力。“最好的解決辦法,還是更嚴格地保護十渡的河流生態環境。”

            他告訴記者,十渡雖然是自然保護區,但濫捕濫撈的現象多年來一直沒有解決,“我這一冬天就發現了4起。”因為長期捕撈,十渡河流中很多魚類已經滅絕,“我小時候常見的花點兒、蟲魚、豆角魚,現在都看不見了。”老蔡惋惜地說。

            保護一個物種,最好的辦法就是保護它的棲息地。老蔡夫婦呼吁,用更嚴格的手段整治濫捕濫撈,讓河流恢復自然的生機,讓十渡成為黑鸛理想的家園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原題:愛心夫婦款待十渡越冬黑鸛

          419982617.jpg
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180131171254.jpg
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180131155438.jpg

          北京日報新聞熱線:65591515 北京晚報新聞熱線:85202188 廣告刊登(聲明公告類):85201100 北京日報網熱線:85202099

          京ICP備16035741號 京新網備2010001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02440037號 北京晚報讀者俱樂部服務熱線:52175777

          北京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舉報熱線:85201234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京報集團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。

         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