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b7ehm"><table id="b7ehm"><nobr id="b7ehm"></nobr></table></td><nav id="b7ehm"><object id="b7ehm"></object></nav>

    <code id="b7ehm"><object id="b7ehm"></object></code>

    <del id="b7ehm"><wbr id="b7ehm"></wbr></del>
    <output id="b7ehm"></output>
    <code id="b7ehm"><ol id="b7ehm"><em id="b7ehm"></em></ol></code>
        <del id="b7ehm"><pre id="b7ehm"></pre></del>

        <acronym id="b7ehm"><form id="b7ehm"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  1. <label id="b7ehm"></label>
          0312日報.jpg 微信圖片_20190311140259.png j.png c.png 0312商報.jpg 1227文摘.jpg yy.png 0111首建.jpg U020160203609996595816.jpg xwyxz.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.jpg dxs.png
          2019-03-12 12:33:36北京日報客戶端
          真相只有一個!北京這位刑警撥開迷霧破大案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3-12 12:33:36 文章來源:北京日報客戶端 網絡編輯:康琪雪

            如果說破案,像一部樂章,那張波就是奏響第一個音符的人。

            31歲的張波,是房山公安分局刑偵支隊技術隊民警,制服背后,印著“現場勘查”四個字。

            第一時間趕赴案發現場,尋找蛛絲馬跡,撥開層層迷霧……這是最讓張波興奮的事。

            “真相只有一個!”張波說著,豎起一根手指,那神態像極了他癡迷的漫畫人物——名偵探柯南,“對,就是因為柯南,我才干上了‘偵探’”。

            “現場勘查”最怕什么?最怕“破壞現場”。

            張波也怕,只不過他堅信“犯罪現場的一切都是線索”。

            去年3月的一個清晨,張先生發現停在路邊的汽車被人砸了,放在車里的三萬元錢不見了。

            張波趕到現場時,一輛灑水車剛剛經過,轎車外的痕跡都被水沖走了,現場也沒有任何監控設施。

            “這可怎么辦?”張波有些郁悶,他扭頭看看轎車,駕駛員位置的車門玻璃上,有個大洞,座位上撂著大半塊磚頭——這是張波發現的惟一“線索”。

            張波繞著車轉了好幾圈,最終停在轎車左側,死死盯著車窗上的破洞。

            “他(指犯罪嫌疑人)是怎么砸的呢,破洞為什么會近似于圓形?”

            “站得離車頭更近,還是更靠近后門?”

            “是用磚頭正面拍的,還是側面拍的?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張波不停向自己發問,腦海中,破洞、磚頭,不斷變換,重組案發經過的各種可能……

            通過不斷試驗,張波從半塊磚頭上找到了嫌疑人留下的微量證據。并根據檢驗結果判斷出男子的身份,很快抓獲嫌疑人。這也是北京警方在磚塊上成功提取微量證據并直接破案的首個案件。

            犯罪現場,有的雜亂無章,有的十分齊整。

            “雜亂反而會呈現很多線索,整齊有時倒令人無從下手。”張波說。

            去年夏天,某公司報案,存放在庫房的300多臺電視機和30多臺DV機被盜,損失近百萬元。

            這就是一個“井然有序”的犯罪現場——從庫房外望進去,電視機擺放整齊;走進庫房,才發現只有靠窗疊摞和最外層的電視機還在,其余的都被偷竊一空。

            “他為什么要這么干?”

            “這是嫌疑人精心設計的障眼法——只要巡查人員不進庫房,就無法發現電視機被盜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他肯定很熟悉保安員巡查習慣,知道保安員一般不進入庫房查看,所以才會大費周章在窗口位置擺好電視,既不引起保安員察覺,還方便此后繼續作案。”

            “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。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腦海中的自問自答,迷霧一點兒一點兒撥開。

            通過對倉庫門、窗等可能進入室內和通道的仔細研究,張波最終判斷嫌疑人是從窗戶進入室內的,他又反復勘查嫌疑人可能活動的路線,終于捕捉到痕跡,嫌疑最終指向曾在公司工作過的牛某。

            原來,牛某是個癮君子,辭職后行蹤不定。偵查員對其家人進行說服教育工作,迫使牛某投案自首。隨后,兩名同案犯罪嫌疑人也先后落網。在他們的暫住地,偵查員起獲了還沒來得及賣掉的120臺電視機。

            “靈感”,固然重要,但破案靠的還是堅持不懈地抽絲剝繭。張波和同事們做得更多的還是挖掘工、搬運工、探險人,“最笨的辦法,往往最可靠。”張波說。

            一起案件中,嫌疑人已經供認把物證扔到了一條泄洪渠里。為了物證與口供相符,把案件辦成“鐵案”,張波和同事把那條渠截斷了50米,又用了兩天時間把水抽干,開始搜查證據。

            由于證據微小,民警們只能或站或蹲在河溝里,用特別細的小篩子,跟淘金似的,把河里的淤泥挖出來過篩子。

            當時是6月底,天氣濕熱,河溝里臭氣熏天。

            張波穿著專門的皮質背帶褲,腳蹬一雙雨鞋,脖子上耷拉著一條毛巾,不停“淘金”。剛開始,還戴著口罩,但很快,汗如雨下,張波和同事們干脆摘下口罩……

            搖啊搖,搖啊搖……一天下來,雨鞋里都是汗,腰酸背疼,雙臂無力,手腕發麻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繼續搖啊搖;第三天、第四天……

            “那是真累啊。”張波說,又熱、又臭、又累,大家都幾乎吃不下什么東西,晚上睡覺,手都抖著,好像還在搖篩子……

            連續篩了一個月,總共篩了60立方米的淤泥,民警終于篩出了關鍵證據。

            “那活兒,真減肥啊!”張波聳聳鼻子,仿佛還能聞到河底淤泥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現場勘查,遠沒有小說、漫畫、電影電視中那般富有戲劇性,“搖啊搖”般的枯燥和辛苦,才是日常。“如今的犯罪嫌疑人反偵查能力越來越強”張波說,“提取痕跡物證有一定概率,我只能盡可能地提高這個概率,還原真相。”

            無論是靈光乍現,還是苦不堪言,張波都盡心盡力地堅持,絕不輕言放棄,他知道,他的工作關系到“真相能否大白”,他要盡自己的一切努力,奏穩“破案樂章”的第一個音符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原題:真相只有一個!北京這位刑警撥開迷霧破大案

          419982617.jpg
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180131171254.jpg
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180131155438.jpg

          北京日報新聞熱線:65591515 北京晚報新聞熱線:85202188 廣告刊登(聲明公告類):85201100 北京日報網熱線:85202099

          京ICP備16035741號 京新網備2010001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02440037號 北京晚報讀者俱樂部服務熱線:52175777

          北京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舉報熱線:85201234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京報集團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。

         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